— 第9猪车 —

[阴阳师/酒晴]君子

#除夕夜和朋友骰,输掉的一段200字酒晴黄文。
#只能算破三轮的车轱辘了,也不辣,不好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晴明直身跨坐于鬼王胯部,颠颠簸簸,垂眼看向酒吞童子,这鬼眼神汹涌,竟似烧滚的陈酿。而那厢,酒吞探手,指节楔进紧抿的两瓣唇中,指肚摩擦唇珠,勾出温热的银丝,顺指缝淌向手心,在虎口淌作小小一湾。
        逗弄间正兴味盎然,酒吞扬起头,见阴阳师头顶沥出疏朗清冽的月光,在那面容上割出明晰的阴影,不喜不怒,隐隐间有悲悯意味,横生庄严之气。顿时嗓眼一紧,手下动作一滞,只听得满夜凉风回旋,蝉鸣四起,竹林翕动,呼吸轻轻重重,深深浅浅。
        酒吞童子再倾身去吻面前白玉似的胸膛,心中已生怯意,止于唇齿摩挲躯体,不敢再学先前伸出猩红舌尖,其状竟貌似虔诚。
        晴明心生怜爱,探手安抚,揽住那低埋的后脑勺。酒吞童子眼梢却泄露几分奸计得逞的促狭,晴明如梦方醒,惊觉那鬼是佯装乖顺的形容。
        而酒吞仰面看去,晴明脸上却无怒意,方知得到了许可,复又恣肆放纵起来。

fin.

评论
热度(31)

2017-01-28

31  

标签

酒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