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人走进喧哗的群众里去,为的是要淹没他自己的沉默的呼号。”
wb@错狐

能参本太荣幸啦,各位太太都超好!

锦生:

尼吉合志车!本!一宣来啦。(强调x

我们可爱的主催是个比较shy的girl于是我来越俎代庖发一下一宣。

A5开本,6w+文字,20p左右黑白漫,6p彩漫,另有17p文插。抢拍特典及加购周边分别为搞事小册子、立牌挂件两用亚克力。

Staff:

文手:

 @Medusa_莎 

 @第9车厢 

  @反犬与覆盆子 

 @锦生 

 @今天不读书 

画手:

 @噜噜 ...


旅人的绿洲 (上)

我向全世界发小广告吹这个派!

九流渣派:

*送给 @第9车厢 
*给她的那篇小王子AU的垃圾回文
*人物OOC 有诸多私设 考据党请忽略一些细节 可以看作是半AU 文章内引用了部分小王子中的话语 有部分删节和改动
*就很垃圾 十分不酷 没把控好字数 就分了个上下章 可能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 让我写这篇文的吧
*感谢食用


>


ACT 1:


“我不能和你一起玩,”狐狸说,“我还没有被驯服呢。”
“你不是此地人。”狐狸说,“你来寻找什么?”
小王子说:“我是来...

“他是第一个见到它的人,见到我的蓬勃、我的野念,在过去,我引此为我是一个怪胎的佐证,可是他看见它、俯下身亲吻它,说那很美。我在自己的悲哀里幽居太久,一时以为那就是明亮的日光。时至今日,我仍然不敢说我确定,重回戈德里克山谷的盛夏,我看着他的眼睛,是不是还会把那误读为爱慕?”


我可还是别画画了吧用画的我就根本表达不到位。

还tm画得不像。

大家看完这辣鸡产出就当无事发生过,我老老实实去搞地摊文学儿。

[HP/GGAD]沙镜(伪小王子AU)

小王子AU。

OOC。

简介:将死的老人在深夜里谈起他腐朽的爱情,听众起初看起来好像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 

我的门钥匙失灵了。

 

 

当我恢复知觉,即刻便发现,沙砾正傍着我的衣角扑簌。一些黄沙给走向怪谲的夜风裹挟着涌起来,它们钻进我的胡须里,直至我在嘴里尝到了冷腥的咸味。刀锋一般的寒冷来皲裂我的面庞,不知是枯根还是骨骸的条状物硌在我脚掌下。

 

我抬起头来——这时视觉才苏醒——沙丘像拔地而起的波涛,也像直起身来的黄沙巨人,挽着臂膀,在黑黢黢的远方飞速地奔跑。

 

我哀叹一声,给了自己一个保暖的咒语,盘起腿,在随...

[ACCA/尼吉]无尽的宴飨 03~05

01~02

#书信体,OOC,我流尼诺像个中学地理老师。
#12集政变的另一种展开。

03

亲爱的吉恩:
见信如晤。
你坦言你“读不懂我”,吉恩,这令我惊讶,不过我绝非要宽慰你,事实的确如此——那恐怕是因为我没什么可读的,我本人即是一片空乏。

鉴于既然你已经把我的哲学比喻为“殉道者”的哲学,那么,与之相对应的,我要将你的见地命名为“道德家”的哲学,它描述一种真正的、纯净的理想,人们凭眼底的真挚相认,情感只是一个灵魂同另一个灵魂的紧密联系。这很美。
可是生活,吉恩,它的效用即是在人们的理想上无休止地,磨砺出粗糙的斑痕。

不妨向你袒露,我曾经做过一件傻事。
那年,我为了拍摄洛克斯岩壁在月光下如何被...

 @晨籽  点的猫化吉恩,猫化真是好文明!画不出这个梗万分之一的可爱!

百fo想开个点梗,如果没有人理睬我就偷偷删掉!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!
虽然都很shi,但不嫌弃的话可以指定文/图,我刷过的墙头都成。
这个人还可能乱改别人的梗,就太惭愧了,怎么想都没人要点啊!

继续搞怪盗克劳PARO……
潜伏在晚宴上又看不下去的怪盗克劳决定大搞其事,吸引一下特派调查员的注意。
还有二话没说丢下总长就追上天台的吉恩。

之前那个

怪盗克劳×副科长吉恩这样的paro。

吉恩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是监察课却被委任抓小偷的任务,课长说这个怪盗只有他能抓到,谁知道呢。
热烈盼望有好心人看上这个没啥意思的paro并投喂一个怪盗克劳。

[ACCA/尼吉]无尽的宴飨 01~02

#OOC,白开水,寡淡的书信体流水账。
#非原著剧情走向注意。

——

从我的窗户我看见,远处山上西天的狂欢会。——聂鲁达

——
01

亲爱的吉恩:

见信如晤。

在今天清晨,我迈上了第一班通往极北的列车。下午时,一场骤至的暴雪袭击了我的道路,以至于列车不得不提前在荒郊一座废弃的车站停靠。

这样暴虐的风雪交加,我从未在巴登见过,尽管它和比拉相距并不遥远。巴登的冬天也那样寒冷,但它并不严酷,对吗?巴登的冬天总令我想起热烘烘的火炉和甜品、飘着雪花的天台,以及冷淡的烟圈和它温柔的烟草气息——我本意并非要勾起你的烟瘾,你的手在往你偷偷藏匿的烟盒处摸索吗?你不该这么做,医生、萝塔和我都不会为你高兴...

© 第9车厢 | Powered by LOFTER